• 查看: 5897  |  回复: 0
    查看: 5897    回复: 0 收藏
  • 八品主薄
    Avatar
    • 帖子 166
    • 注册 2014-09-22
    • 威望 1 个
    • 银子 283 两
    Avatar
    2019-10-10 13:50 (1楼)
    2019-10-10 13:50
    跳转到  
    作为一名放射科医生,尼古拉斯特里克兰平日异常忙碌,1999年的夏天,她决定去加勒比海,度一个难得的假期。

    这天清晨,她来到海边散步,看到一棵高大的果树,结着饱满的绿色果实。也没多想,有点口渴的她就摘了一个果子吃。



    加勒比海边的一棵“普普通通的”果树 ↑

    这种学名为Hippomane mancinella的高大树木,中文译名“毒番石榴”。西班牙语叫Arbol de lamuerte——“死亡之树”。

    它是吉尼斯纪录认证过的“世界上最危险的树”。

    误吃了毒番石榴果,尼古拉立刻出现了中毒反应,出于医生的本能,她扮演了一回“当代神农”,完整记录了自己的身体反应:“这个果子初尝起来十分甘甜......但紧接着,我的口腔和喉咙出现了剧烈的灼烧感和撕裂感......[2]”

    这种剧痛来自于毒番石榴果实中一系列毒素,其中最厉害的是佛波醇(phorbol)。

    佛波醇能与人体中的蛋白激酶 (protein kinase)发生反应。而蛋白激酶调控着细胞的生长与分化。经过佛波醇的干扰,蛋白激酶失去原有的功能,从而对人体造成破坏,甚至还会诱发癌症[3]。

    除了误食,人的皮肤稍微与毒番石榴树接触,就会引起严重的烧伤状水疱。更可怕的是,佛波醇高度溶水。下雨的时候,绝对不要站在毒番石榴树下躲雨。雨滴裹挟着树液,落在皮肤上,绝对让你痛不欲生。

    假如你想使用火来报复毒番石榴,也最好作罢,因为燃烧毒番石榴产生的烟雾能让人失明。



    毒番石榴果实 ↑

    所幸,尼古拉只吃了一小口,经过抢救保住了性命。大难不死的她,把这个经历写成文章,发表在了国际权威医学期刊《英国医学杂志》(British Medical Journal)上。文章题目就叫《吃下一个毒番石榴果》(Eating a manchineel “beach apple”)。



    Nicola Strickland后来成为了英国皇家放射医师学会主席 ↑

    加勒比海这种地方,终归离我们有点遥远。估计这辈子也没机会尝尝毒番石榴果是酸是甜。 然而,平日生活中,陪伴你我的一些看似清新的植物,其实也暗藏危险。

    “滴水观音”, 也叫海芋(Alocasia macrorrhizos),是天南星科的大叶子植物,占据着很多北方人家的盆栽C位。这或许是普罗大众最常见的一种“有毒植物”。



    一盆家中常见的滴水观音 ↑

    滴水观音的浆汁里有很多种毒素,其中一种名为“皂毒苷(Sapotoxin)”[4],它对细胞膜具有破坏作用,误服后会刺激口腔,严重者会心脏麻痹。

    它的白浆如同北方冬天的铁栏杆,舔一次悔一生。

    除了滴水观音,另一种“喜闻乐见”的有毒植物是夹竹桃(Nerium indicum)。因其叶子像竹子,花朵像桃花,因而得名。中国很多省市的公园或是道路两旁,都种着这种美丽植物。



    夹竹桃挺拔,花朵美艳,得到了广泛种植 ↑

    夹竹桃的花朵虽然令人艳羡,但它花语却是“注意危险”。

    夹竹桃整株中都含有毒素,特别是含夹竹桃苷(Oleandrin)这种物质。中毒后,会影响心脏,造成心悸、脉搏不齐、严重者会抽搐死亡[5]。

    不过,甲之毒药,乙之蜜糖,夹竹桃苷经过适当的处理可以作为强心剂。

    除了滴水观音和夹竹桃这样的观赏类植物,有些工业上广泛应用的植物也可能具有高毒性,蓖麻就是其中之一。



    蓖麻和蓖麻籽,遇到了千万别塞进嘴里 ↑

    蓖麻籽可榨油,所得到的蓖麻油是一种重要的化工和医药原料。世界范围内,每年蓖麻油的产量高达50万吨[6],从香精到肥皂,它的身影无处不在。

    不过,大家也用不着过虑,在榨油加热过程,蓖麻毒素早已失去了毒性。蓖麻油还是可以安心使用的。

    未经加工处理的蓖麻才是需要警惕的“天然杀手”——蓖麻的植株和种子里含有大量的蓖麻毒素(Ricin),这种毒素是一种高毒性蛋白,能溶解红细胞,损伤肝、肾、抑制呼吸中枢[7]。仅需2mg蓖麻毒素,就能杀死一个成年人[8]。

    1978年,流亡英国的保加利亚作家奥尔基马尔科夫,在上班途中,被一名“路人”用雨伞刺了一下。当时,马尔科夫不以为意,但是他当晚就突发高烧,四天后不治身亡。

    法医解剖发现,在马尔科夫右脚里有一粒针尖大的圆珠,圆珠上有两个小孔,内部是空的,还残存有蓖麻毒素的痕迹。警方推测,两个小孔原本是用蜡密封的,杀手用改装过雨伞尖,将圆珠注射进马尔科夫体内。随后,人体的温度使蜡融化,蓖麻毒素流出,杀死了马尔科夫。

    这起“雨伞毒杀案”也成了近代著名的悬案之一。



    马尔科夫体内取出的小圆珠,两个开口中存在着蓖麻毒素 ↑

    归根到底,植物的毒素不过是一种防御机制,让自己在危险的自然界中得以保全,让嘴馋的动物对其敬而远之。

    所以,大家在旅游途中如果遇见陌生的植物,请收起“这果子看起来很好吃”的念头,安静地欣赏它们就好。
Noavatar 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