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 280  |  回复: 0
    查看: 280    回复: 0 收藏
  • 版主
    Jb 1fb97183fc08404c94266a07605c20d42b809121005556c71e560ef3f84b7dec
    Avatar
    • 帖子 132835
    • 注册 2010-04-08
    • 威望 2185 个
    • 银子 293930 两
    • 岗位标兵III级
    • 优秀版主III级
    • 终身成就奖
    • 高级会员
    • 家财万贯
    • 持续奋斗奖
    • 德高望重
    • 版主(男)
    Avatar
    2020-01-15 06:03 (1楼)
    2020-01-15 06:03
    跳转到  
    平均只要6秒,大家就会选定要买的食物。多数人只扫一眼“香脆”、“浓郁”或“买赠”就下手了,说好的减肥和限制饮食能量,这时完全想不起来。

    但如果常买的薯片包装上惊现“所含能量需要跑步一个小时来消耗”,你会不会感觉它的味道配不上运动的辛苦,而换成旁边健康一些的零食?



    为什么出现如此“残忍”的标签?

    研究者不是故意破坏你的心情,是因为食品标签写得越来越详细,大家却并没有选择更健康的饮食。

    别说脂肪和碳水化合物那些详细信息,多数人连能量都没看过,也不愿计算那一大串数字的意义。

    确实,想知道一包薯片的能量,要先看每份食物的能量,再乘以整个包装的含量,然后计算能不能吃。

    而我们看包装的6秒时间,根本来不及做这么复杂的衡量。多项研究证实,仅标示能量并不能明显改善人们对饮食的选择。

    如果将能量转换为等价的具体运动量,醒目标示在包装正面就方便多了。

    看到一个披萨的能量需要走路4个小时才能消耗,而一份沙拉只需要15分钟时,你可能也会改变选择。



    计算太麻烦,运动量标签简明

    运动量标签简单粗暴,但有效

    研究者预料到你的犹豫,同时迫于大家控制饮食及减肥的需求,在2012年第一次检验了运动量标签对饮食选择的影响。

    结果发现确实有效,随后多项试验逐渐围绕这个主题展开。

    近期发表在《流行病学与公共卫生杂志》(Journal of Epidemiology and Community Health)中的一项研究综合了既往质量较高的15项试验,分析人们对这种“残忍”标签的反应。

    结果显示,消耗食品能量所需的运动量出现在包装或菜单上时,人们选择的食物总能量平均降低64.9千卡,实际食用能量减少80.4千卡,重量也少了27.1克。



    你选左边还是右边?

    相对于仅标示能量,运动量标签限制饮食的效果明显更好。

    而且无论是正餐、零食还是饮料,运动量的标示都有作用。

    虽然这只是对当前一餐的作用,之后能否持续并不明确,但如果运动量标签的作用可以维持,一整天大概能减少200千卡能量摄入,长期如此减肥效果可观。

    而且人们在减少一餐总能量时,会优先减少甜品及饮料。这样不仅利于减肥,更益于身体健康。

    不过运动量标签在简明的同时,牺牲了一部分准确性。

    不同年龄、体重、运动水平及身体状况的人运动时能量消耗都不一样。

    同样一块蛋糕的能量,一个人跑步半小时能消耗掉,另一个人也许需要一个小时。

    但标签上只能写一个确定的数字,所以是根据人们平均消耗量粗略估算的。

    另外,标签难以将运动之后修复身体所需能量包含在内,可能略高估所需运动量。



    不同体重及体型,能量消耗有差异

    现实残酷,超出你的想象

    “跑了一个小时好累啊!我要吃炸鸡可乐蛋糕奶茶……”很多人就是这样,把自己练成了一个体能很好的胖子。

    多数人都会低估饮食能量,同时高估运动消耗,所以我们看到标签上的运动量才会惊讶。

    在估计饮食能量时,至少三分之二的人都会低估。

    只有节食的人估计较准确,可能由于长期关注能量,估算经验更丰富。

    在836千卡的一餐中,人们平均会低估175千卡,吃得越多偏差就越大。

    而且健康食品的宣传有一定迷惑作用,相对于被定义为不健康的快餐,人们吃健康食物时会进一步低估20%~25%的能量。

    我们一边低估摄入,一边还会高估自己消耗的能量。

    三分之二健康人都会低估自己的静坐时间。

    评估运动量时,认为自己运动少的人不足实际的一半,而觉得自身运动量大的人数,至少是实际测量的两倍。

    在单次运动中,人们对运动能量消耗的估计可高达实际的3~4倍,不同运动类型及强度估值的偏差也不一样。

    如果要求人们运动后吃同等能量的食物,多数人吃下去的能量会是刚刚消耗的2~3倍。

    这是有些人越练越胖的原因,也是运动量标签的优势。



    坚持运动反而体重增加

    忘了运动?吃东西时提醒你

    运动量标签不仅扳回我们对能量的乐观估计,还会总出现在眼前时时提醒运动。

    如果食品标签上出现所需步行的时间或长度,多数人都觉得这将增加自己的运动量。

    近期一项研究证实人们确实会因此多运动。

    研究人员把同样的工作午餐分别标注上能量或运动量,持续一年后,相对于吃能量标签食品的员工,接触运动量标签的人每周运动时间增加了13%~26%。

    这项研究中标签只出现在午餐,距离下班可以运动的时间比较远。

    如果运动量标签出现频率更高,或者与手机健康应用结合,时时弹出提醒,也许更能刺激大家增加运动。



    运动量标签督促运动

    虽然“需要跑步一个小时”还没有登上薯片包装,但它的能量一直是那么多,无论你是真的不会算还是假装看不见。

    多花些时间在选择饮食上,也许可以让体重秤上的数字少一点。

    参考文献

    [1] Hamlin RP, McNeill LS, Moore V. The impact of front-of-pack nutrition labels on consumer product evaluation and choice: an experimental study. Public Health Nutr. 2015;18(12):2126-2134.

    [2] Masic U, Christiansen P, Boyland EJ. The influence of calorie and physical activity labelling on snack and beverage choices. Appetite. 2017;112:52-58.

    [3] Bleich SN, Herring BJ, Flagg DD, et al. Reduction in purchases of sugar-sweetened beverages among low-income Black adolescents after exposure to caloric information. Am J Public Health. 2012;102(2):329-335.

    [4] Viera AJ, Gizlice Z, Tuttle L, et al. Effect of calories-only vs physical activity calorie expenditure labeling on lunch calories purchased in worksite cafeterias. BMC Public Health. 2019;19(1):107.

    [5] Seyedhamzeh S, Bagheri M, Keshtkar AA, et al. Physical activity equivalent labeling vs. calorie labeling: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Int J Behav Nutr Phys Act. 2018;15(1):88.

    [6] Viera AJ, Antonelli R. Potential effect of physical activity calorie equivalent labeling on parent fast food decisions. Pediatrics. 2015;135(2):e376-82.

    [7] Antonelli R, Viera AJ. Potential Effect of Physical Activity Calorie Equivalent (PACE) Labeling on Adult Fast Food Ordering and Exercise. PLoS One. 2015;10(7):e0134289.

    [8] Brown RE, Canning KL, Fung M, et al. Calorie Estimation in Adults Differing in Body Weight Class and Weight Loss Status. Med Sci Sports Exerc. 2016;48(3):521-526.

    [9] Block JP, Condon SK, Kleinman K, et al. Consumers' estimation of calorie content at fast food restaurants: cross sectional observational study. BMJ. 2013;346:f2907.

    [10] Schaller A, Rudolf K, Dejonghe L, et al. Influencing Factors on the Overestimation of Self-Reported Physical Activity: A Cross-Sectional Analysis of Low Back Pain Patients and Healthy Controls. Biomed Res Int. 2016;2016:1497213.

    [11] Colpani V, Spritzer PM, Lodi AP, et al. Physical activity in climacteric women: comparison between self-reporting and pedometer. Rev Saude Publica. 2014;48(2):258-265.

    [12] Willbond SM, Laviolette MA, Duval K, et al. Normal weight men and women overestimate exercise energy expenditure. J Sports Med Phys Fitness. 2010;50(4):377-384.

    [13] Deery CB, Hales D, Viera L, et al. Physical activity calorie expenditure (PACE) labels in worksite cafeterias: effects on physical activity. BMC Public Health. 2019;19(1):1596.
Noavatar 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