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 29587  |  回复: 165
    查看: 29587    回复: 165 收藏
  • 四品知府
    Avatar
    • 帖子 73
    • 注册 2005-07-24
    • 威望 0 个
    • 银子 1796 两
    Avatar
    2011-04-07 09:57 (41楼)
    2011-04-07 09:57
    回复 1# xj105


        看完之后觉得心好痛啊,当初所有的坚定和承诺都敌不过一个第三者???!!!曾经沧海难为水........一开始轰轰烈烈的爱情,像飞蛾扑火似的,到最后的结果都将会...............
  • 军机大臣
    Avatar
    • 帖子 2483
    • 注册 2006-02-05
    • 威望 2 个
    • 银子 3276 两
    1172087480 7745
    Avatar
    2011-04-07 10:54 (42楼)
    2011-04-07 10:54
    哎, 叹一口气
  • 科长
    Avatar
    • 帖子 6914
    • 注册 2007-11-14
    • 威望 11 个
    • 银子 12799 两
    297409 10150290641801787 404872041 n
    • 高级会员
    • 亲亲宝贝常驻会员1级
    • 亲亲宝贝准妈妈2级
    Avatar
    2011-04-07 18:38 (43楼)
    2011-04-07 18:38
    LZ应该配个背景音乐,齐秦的 往事都随风。我一边看,一边脑子里面都是这首歌。抱抱,狠狠地抱抱你!
  • 六品通判
    Avatar
    • 帖子 37
    • 注册 2007-08-14
    • 威望 7 个
    • 银子 1164 两
    Avatar
    2011-04-08 00:21 (44楼)
    2011-04-08 00:21
    本帖最后由 xj105 于 2011-9-10 21:19 编辑

    阿根廷美的惊人,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到乌沙怀牙,历经近17个小时的旅途,四次转机,终于在傍晚到达。大多数时候我们是沉默的,各自舔舐伤口,在最靠近南极这片世界上最大的冰源的城市,我们如履薄冰的度日,已经哭够了,闹够了,最残忍的话都说过了,我盼望旅行能带来停战和和平,哪怕只是一天相安无事的度过,对我来说都是巨大的胜利。然而新的开始,永远不始于一个城市或是一句广告标语,它源自人的内心。如果当初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能意识到这个问题,或许就不会将对方推向绝路。
      因为有时差,当天晚上很早就回到旅馆,这是定的旅馆中唯一一间不是双人床的房间,我们两个人中间隔着床头柜,分别睡在自己的床上,灯关了,又一次谈话不欢而散,我甚至看见他脸上嫌恶的表情,我不认识你,我说,你滚,你给我把我认识会保护我给我摸毛毛的山洞找回来。你闹够了没有,我已经跟着你来阿根廷了,你还想怎么样?一句话耶的我无从开口,他打开电脑上网,边打字边说你别哭了,看得我都累了,我不答话,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我看见他在msn上和别人聊天,窗口是粉红色的,还有心的形状。我背过身睡了,第二天早晨他起床去洗澡,我心狂跳着打开他的电脑,登陆了他的msn,那个可怕的名字招摇过市的站在‘家人’那一栏下面,就在我的两个msn帐号中间,聊天的窗口正是昨天夜里我看见的那个粉红色有心形的背景。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我现在已经形容不出来了,这就是你的发乎情止乎礼,你已经把她算作家人了,那我算什么?我终于找到了在多伦多机场被问的哑口无言的那个问题的答案,妈妈不会放弃你,是因为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在你心里占据她的位置,而你已经把我置换了出你的家,你要我怎么能继续厚颜无耻的呆在那里,傻乎乎的坚持说我不会放弃你,这一天离我们结婚3周年的纪念日,还有两天。
      我知道是撕开所有的骗局和谎言,认真为我们的爱情结局的时候了,尽管心里百般的不舍和留恋,然而看见邮件那一天我对他说出的气话,竟然一语重地,成为了现实,我们之间如今除了丑陋的怨恨,究竟还剩下些什么呢?

      他洗澡回来,我已经整理好坐在床边,听见他进门,我站起来说,你不是一直不情愿来,总说你病了么,我们现在cancel trip回家也来得及的,可以么,我们回家吧,回家看病。他说我想想,我说好,你想清楚告诉我,我心里憋着一股劲儿,狠命的对自己说,你要活过来,活下去,只要能回家,见到爸妈一切都会好起来。
      真正下定决心要分开了,我心里反而伤感起来,这些年来我那么用力爱着的男生,我从没想过会有离开你的一天。从第一天我们在一起,每次坐飞机前给对方打电话,我们告别的时候都只说再见,不说拜拜,因为说再见就会再见,飞机会平安带你到目的地,后来养成了习惯,但凡需要告别的场合,我们都只说再见,有时候我故意说错,他就不高兴的纠正我,是再见,不是拜拜,懂不懂。突然想起了那个冬天令人眼眶潮湿的誓言,until death do us part,一直以为只有死亡才能把我们分开,然而其实不过一个粉红色的msn对话框就可以做到。
      第三年的结婚纪念日,在世界上最大最古老的卡拉法特冰川度过,南半球的夏季,站在那样声势浩大的自然景观面前,拥有数千年历史长度绵延几公里的冰一次性落入水中,顺着湖水漂走流向海洋,巨大的冰体沉入水下,即使只有一角浮出仍然是一座冰山的体积,它们的母体因为上亿年的累计压缩,已经改变质构的脱落冰山会呈现出天蓝的色泽,那色泽本身就带着无坚不摧的面庞,然而即便如此,全球变暖仍然能使他们在漂流几年内销声匿迹,无影无踪。连泰坦尼克都摧毁了的冰山尚且如此,作为冰山一角的一角的我,拥有一个无坚不摧的三年,还有什么不满足?
      晚餐回到镇上吃,作为纪念日,我们无可避免的点了酒,阿根廷盛产Malbec,这种葡萄酿制的酒口感辛辣厚实,拥有饱满的质感,后味香醇,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喝掉的,他不拦着我,大概知道酒精麻痹神经,可以减缓疼痛,他大概知道自己再也安慰不了我了,便允许红酒代劳。吃完饭又赶着超市关门抢了一瓶出来,回到hostel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有点摇晃了,可是我高兴的捧着酒趴到reception,请求那个长着典型的拉丁美男脸庞的接待员帮我们开手里那瓶酒。帅哥操着略带口音的英语说,你知道,我们通常要收25%的开瓶费的,可是今晚我愿意免费帮你开。那是漫漫长夜中伸向你的一只手,一个素昧平生的阿根廷男生愿意在他有限的权力内给你一份特殊待遇,在你最需要的夜晚,他安静腼腆的笑容至今停留在我的脑海里,而那个晚上,我斜着眼用自己的侧脸给了我的丈夫一个扬起的下巴,你看,连陌生人对我都比你好。可是他甚至懒得看我一眼就穿过走廊进屋去了,我一个人抱着一升的酒瓶座在lounge里喝酒,有人好心还递了个酒杯给我,实在喝不动了,我在沙发上躺下来,拨了个电话给我哥,我哥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从初中开始以兄妹相称,我知道他内心真正待我如同亲兄妹,而他和我哥是铁杆兄弟,我哥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朋友中唯一见证我们一路走过来的人,我打给我哥,因为我实在太艰难了,我需要一个人和我说说话,四个月以来的第一次。我哥接起我的电话,什么都没说我就那么一直哭一直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牛头不对马尾的说了一句,他把她当家人,他把她放在家人那一栏,那我去哪里?瞬间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我哥在电话那头说,声音遥远但是清晰,他如果不是我兄弟,我一定已经打折了他的腿,但他是我兄弟,我对你和对他都不能管什么,遇到这种事一般都劝和不劝分,何况我看着你们一路走过来,但你是我妹,我只有一句话:此去经年,永成陌路。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我跟着我哥重复了一遍,后面絮絮说了些七七八八,只有那句话一直在我脑子里回荡。挂了电话突然一阵反胃,我拔腿冲回房间,抱着马桶开始吐了起来,一直吐光了所有的东西,胃还是一阵阵发紧,我只好趴在那里干呕。他被吵醒了,走到厕所门口看着我,他面无表情的说你进屋来睡觉吧,我头还晕着,靠在浴缸上说,你别管我了,睡觉去吧,我吐够了就上床。他返回房间,过了一会又爬起来一趟,你上床来睡吧,他又说了一遍。我求求你别管我了,我几近歇斯底里的喊,你去睡觉吧!那时候我靠在浴缸边上站不起来,我心里盼着他能像以往任何时候一样,过来扶我一把,我这么折磨自己借酒浇愁,其实都是演给你看的,我要你心疼,要你想起爱我的感觉,我拼了命的想要唤醒你,可是我不能示弱,如果让你看见了我这样真实的卑微,我在这场战争里仅剩的那一点尊严,不也要全军覆没了么?然而他已经不会心疼我了,他直直的看着我,没有任何起伏的叫我的名字,XX,你这个样子真让我恶心。

      宿醉,一觉醒过来天已经大亮,整理箱子交钥匙换房间(hostel安排),旅行社的车已经来接我们上船。我东西才整理了一半,之前为我开酒的帅哥进房间来催我,看我手忙脚乱就说你留给我吧,我帮你搬,匆忙间把所有物品统统交到他手里,直到下了车才发现钱包没带,行程安排今天游船,船票码头现付,所有的现金都在我手上,没钱给就不能上船,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谁让你昨晚上喝那么多酒耽误事。我从提包夹层里摸出以防万一的备用现金,递给他去买票,两个人隔着一米的距离上船,靠窗的座位已经满了,我们只好坐在中间。自从拿到那两张登机牌,他就再也没给过我好脸色,我们都清楚是我精神绑架了他,而那几天里他总露出的万般不情愿不断的提醒着我们两个他已经付出了多少让步和妥协。他最常说的话是我都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令我看上去确确实实像一个恶毒的悍妇,盛气凌人。在发现那个秘密前,我甚至认真的感到内疚,甚至在那之后,对他所有的冷嘲热讽我也照单全收,如今他变本加厉,我终于按耐不住,压着声吼了出来,你对我好一点会死吗?!你和那个女生,你告诉我你们发乎情止乎礼你们就真的那样简单么?你说你连她的样子都不记得了可是你们至今还保持联络!她在你‘家人’的那一列占据一个位置就靠在我旁边,我什么都不说因为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来阿根廷的,可是我丈夫趁我睡着了和他的情人在网上聊天甚至都懒得避开我,我连结婚纪念日喝醉酒的权利都没有么?那一路他都沉默着,然后船开到前一天我们隔山而望的冰川脚下,碎掉的冰山掉进湖中发出巨响,船被掀起的浪震的打了好几个摇摆,他突然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就是不能对你好了,我就是做不到了,我想好了,我们回国吧。我说好,然后走出船舱去看冰川,它们泛着耀目的蓝色光泽,真壮观,我感到他从身后环抱住我,我向后仰着靠近他怀里,看着眼前的冰川问,冰川里也有山洞吧?他在我肩膀上点点头,嗯。那我们把狗熊留在这里吧,这里虽然有点冷,可是一点都不悲伤呢。说完我回了座位,他跟着走进来,昕长的身体靠进我怀里,把头放在我的膝盖上,安静的说,我们还是带她走好不好,我舍不得她,我知道他又在流泪了。我摸着他的头发说,好,那我们就带她走。你为什么不拒绝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仰起头看着我。因为我是你的妻子,直到现在都仍旧是,我们是有誓言的,你不是说那个宣誓会在多伦多市政府存一百年,直到我们都不在了也仍然在那里?可是我都已经打破我对你的誓言了,你为什么还要遵守它?因为我爱你啊,我又哭了出来,你终于亲口逼我交出了我仅剩的那一点尊严,现在你都知道了,连我最后的卑微,你满意了吧。
      从EL CALAFATE飞回布宜诺斯艾利斯,一下子阳光明媚,气温也升到了20多度,决定要回国了,我们推掉了飞往伊瓜苏的机票,这个世界上最宽水流量最凶猛的瀑布,拥有号称‘魔鬼的咽喉’的观景点,那个站台就设在瀑布的正下方,瀑布落下来直接飞溅到你身上,一般的雨衣根本没有作用。当年春光乍泄里梁朝伟饰演的黎耀辉在何宝荣无数次‘不如我们重新来过吧’的提议失效后,终于决定真正离开他一个人去瀑布,影片最后一个镜头,就在魔鬼的咽喉取景,梁朝伟在瀑布下被迎头浇灌,哭得像个孩子。现在我们不去了,他抓着我的手拉沟沟,他说我们一定会再回来,再回来完成这个trip,我要和你一起去看那个瀑布。同样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同样不断的说要重新开始,同样承诺了要一起去看瀑布,他是不是像极了何宝荣?我真想在那天的背景画面里打上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字幕,一部甚至没有剧本的电影,我们怎么能抄的那么像。
      阿根廷和中国,如果把地图平摊开来用尺子画直线距离,正好是一条对角线,距离中国最远的国家,是旅行社给阿根廷的代号。为了提前回家,我们飞回布宜诺斯艾利斯就在机场排队等票,最后挤上了一班返回多伦多的飞机,下午起飞,次日清晨到达,出了海关就去售票处买票,傍晚起飞,意味着我们可以进市区逛逛,我身上还穿着布宜诺斯艾利斯明媚阳光里颜色鲜艳的沙滩裙,光着腿套了一双短靴再裹上羽绒服,行李从不宜直接拖回北京,两个人打车进市区,我说出三年前天天挂在嘴边的那个旅馆地址,离开出发去阿根廷前,我在排队等退票的时候,心心念念想回来看一眼的,就是这个旅馆,我想回到当初被他跪在面前求婚的房间看一眼,看一眼就回家。现在这个愿望又巧合的实现了,比我期望的都要完美,难道不是在预示着故事该结束了么?

      其实这些年来,我常常猜想那么小的一间家庭旅馆,会不会在某一天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如今见到它安然无恙的立在那里,只比几年前多了些岁月的痕迹,我心里是不无欢喜的。清晨多伦多仍然下着雪,零下十几度的气温,我们靠在路边的人行道上向着旅馆走,我跟在他后面,光着腿,冷风吹过来刺骨的疼,推开旅馆大门,前台说房间是有人住的,于是我拉着他上楼,站在门外盯着那个房间的门静静站了一会儿。那年冬天有这么冷么,记忆里的走廊是那样温暖亮堂的,怎么几年后站在同一个地方,我竟然冻得瑟瑟发抖。快想起来吧,想起你最初爱我的样子,我在心里念咒语一样的重复着,然而他站在那里,一直保持着无动于衷的姿势,然后他拉着我说,走吧。街上雪又下的大了,我跟在他后面几米远的地方走,心里充满了自怜自哀,三年前那个在每个街角转身为我挡风的男生已经不在了。
      回到机场,Maple Lounge里值班的人已经换了,可我还是低着头穿过reception去远处的business centre上网,身旁是大片的落地玻璃,光线很好,我打开他的笔记本msn自动登录,那个粉红色的对话框自己跳了出来,你到机场了么,对方这样问,先回家还是直接飞来广州?我脑子嗡的一声,一下子明白了出发去阿根廷前的那段时间,他为什么心心念念的要回国,天天神经质一样的掏手机出来看。如今我们cancel了行程火急火燎的飞回中国,原来不是像说的那样,是为了给你看病,解决我们的问题,而是为了去广州见她。相思真是苦啊,我讽刺的想,脸上控制不住的露出嘲笑的表情。然后我顺着那女生的资料进了她的Live Space,几个msn的相册里贴满了他们的照片,依偎着,拥抱着,亲吻着,日期的标注,是他说接到老板项目要回国工作的的时间。然后我看见了一个邮箱地址,我知道这是属于他们的,很快找到密码登了进去,邮箱里满满上百封邮件,从9月他回到加拿大开始,几乎每天一封,详实的记录着他们之间由最开始至今的点点滴滴,最后一封邮件,发自我们飞离阿根廷的前一夜。

      那些照片,仿佛寻着我们三年的足迹在拍摄着,有一张两个人穿着球鞋站在东方明珠高空观景台的透明玻璃地板上一路拍到地面的相片,和三年前的那个冬天,我们在多伦多电视塔上做的如出一辙。偷情你也不能翻出点新的花样么,我心里冷笑着,一招一式都按着你老婆教的学来,你也不觉得腻么。然而那个冬天,我尖叫着被他抱上玻璃地板的记忆,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毁掉了,它再也不属于我自己,所以它再也不显得珍贵。然后我听见他在身后说,你凭什么擅自察看我的隐私。我坐在那里,迅速的关掉所有的网页,拽着他走到lounge的一个角落,我压着声音咬着牙,几个月以来第一次气得浑身发抖,我信过你的,即使在那两张机票和那两封邮件之后,我都硬生生的逼自己尝试好好爱你,你现在问我凭什么查你的隐私,是我不尊重你了么,那你有没有先尊重过我?我转过头,刚好看见飞往阿根廷的那个晚上,他揪起我的领子,又重新把我摔了下去的那把椅子,为什么所有的闹剧都必须在同一个地方上演,真丢人!眼前突然浮上那个在伦敦的清晨把写不出论文哭红了眼蓬头垢面的我抱上膝盖轻声说你最聪明最漂亮最好的男生,他眼光里温柔的力量,提醒着我自己有多么特别。而如今,连一张照片的记忆都已经千疮百孔,我早就不再是公主,又何必赖在那个位子上不肯下来呢?三年来第一次,我严肃而决绝的知道自己要离开了,没有悲伤,也不再有不舍,甚至感觉不到爱恨一样的平静,我转过身,筋疲力竭地说,thank you for reminding me I'm not special,我把你的一辈子还给你了,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15个小时,我一分钟都没有闭眼,北京下着几十年以来最大的雪,机场滞留的旅客塞满了航站楼,几经波折,终于站在自己家楼下,他和他的爸爸站在楼下送我,他抓住我的肩膀,向下压着用力的说,你等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我抬头看11楼上自己的家,爸爸一定已经做好了我爱吃的饭菜放好了洗澡水,妈妈一定也已经铺好了我的床铺重新打开我那间屋的暖气,屋子里亮的能看见空气里的浮尘,这个冬天太冷了,到处都冷,从多伦多到阿根廷到北京,没有一个地方不在下雪,我等不及了,我需要一个温暖的地方疗伤,而这点温暖你再也不能给我了。我从肩膀上拨开他的手,一语不发的上了楼。爸爸迎到门口接过我的箱子,我推开门看见妈妈张着怀抱坐在那里,我走过去趟进妈妈怀里,几个星期以来在冷冽的寒风里支撑着我的坚硬,在那一刻终于崩塌瓦解,消失殆尽。
      后面的日子没有刻度,我好像永远睡不着,又好像永远没睡醒,在床上躺到第三天,我起床登陆那个邮箱,一字一句的读完他们之间的一百多封邮件,那四个月中发生的疑点重重我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事终于一件件揭开了真相,还原了它们合理的面目。我起身洗澡敷面膜化妆,仿佛一夜之间痊愈无恙,约旧时的同学逛街聚会,向每一个人宣布我单身了,原因只轻描淡写的说我们都感到需要分开了,中间的过程不复详谈。
      中间他没有联络过我,仿佛真的从我生命中消失了,我曾经觉得无比艰难的新的生活竟然也这样容易就有了自己的开端。两个星期过去,他的父母打给我,叫我上来吃饭,我知道,摊牌的时刻终于到了。他的妈妈在饭桌上哭了,爸爸也湿了眼睛,他刚从广州飞回来,告诉我和那个女生作了彻底的了断,我们两个人被单独留下,我以前所未有的平静开口说,我下面问的问题,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可不可以。他点点头,我问他,你到广州的第二个星期你们就在一起了,是不是?是。你两次接下广州的案子回国,都是为了见她,是不是?是。你们夏天就住到一起了,你们做爱了,是不是?是。你带她去了那年夏天我们曾经去过的厦门走我们曾经走过的路做我们曾经做过的事,是不是?是。那些我看见过的,你不愿意跟我解释的内衣和名牌包的收据,都是送给她的,是不是?是。去阿根廷之前,你闹着要回国,依旧是为了要见她,是不是,如果那时候我让你回来,你根本不会回家,是不是?是。我不再问问题,安静的坐在那里,很久之后我开口说,我至今感激自己那样爱过你,也那样被你爱过,最幸福的那些日子不会因为发生了这样那样不好的事情而退色,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知道自己不单纯是个应该被予以同情的受害者,每个人都值得被爱,她身上肯定有许多我在三年的婚姻中失去了的,或者从来没有过的优点。如果我的感觉没有欺骗我,我清楚的知道这三年你对我用情之深之重,你对我的爱是不是输给了平淡的岁月和时光,我不知道,但我要你知道,这三年来我对你持有的,是吸血鬼一样的爱情,因为不能死去,他们的爱情没有终点没有结局,在漫长的时光里历久弥新,几十年,上百年,数千年,不因岁月流逝而失去光泽,我要你知道,过去这些时光,我每日醒来,都以明日将死的心情爱你。如今我仍然爱着你,深爱着你,我不能也不愿意否定我们的历史,然而我知道,无论你有没有爱上另外的女生,现在是不是仍然深爱着我想要弥补重建我们的爱情,我都不会接受了。不要让我跟你回去,我不会那样做了,因为我做不到了,你还记不记的你搬家的那一次,说冰箱里什么吃的都没有了,我从温哥华买了整整23公斤的排骨青菜,周六深夜飞到你的城市,熬了两个晚上一个白天不眠不休的做出了你两个星期的饭菜速冻进冰箱,周一清晨作最早的一班航班飞回温哥华又去上班,可我心里仍旧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幸福无比,现在我再也做不到了,做不到像那样爱你了,所以我不会跟你回去了,你明白么?他不再说话,我知道他无力反驳我,我早就知道。
      他的父母敲我的房门,两位老人开车带我到他们家附近的咖啡厅,坐下来他的妈妈就泣不成声,我也是一位母亲,我能感受你妈妈现在的心情,我们两位老人,一直认定了你,拿你当我们的亲生女儿,如今我的儿子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不求你能原谅他,但是他这样的状态,一直说自己病了,我们也带他去过医院了,确诊得了抑郁症,如今我们走头无路,他的学校马上要开学考试,我们两个人没有签证,我们请求你能跟他回去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办好签证,你要做怎样的选择我们都尊重你。

      飞回加拿大的这一天,妈妈去机场送我,在那之前的日子,我看着自己的父母被自己经历的痛苦一并折磨憔悴下去,妈妈曾数次拉着我的手问我,既然已经决定放手,为什么还要这么义无反顾的跟着他飞回加拿大,回去以后的日子,一定是更难忍的煎熬,我们都是知道的。可是我知道自己不能在那样一个时刻丢下他,他生病了。作为他的妻子,有权在他健康的任何一个时刻选择离开他,但他生病了,我反而变得有责任照顾他。
      重新降落在冰天雪地里的这个城市,她在夜晚的苍凉中静候,我心里充满了矛盾的惶恐和安静。我已经知道这是自己对这份爱情最后的守候,然而却对离开后的未来一无所知。仍然是冬天,加拿大内陆的极寒之地,白日最高气温也不过零下10度,我不出门,潦草的处理了些工作和其他事情,行李瘫在衣橱里也不去管它。某种无力感包围着我,很快就病倒了。高烧不退,喘咳不止。有时候吃了退烧药昏睡过去,醒过来被子已经湿透,头发成柳的粘在脸上,身体虚脱的连起来到一杯水的力气也没有。那一刻狼狈不堪的自己,连监督他坚持服下抗抑郁的药物都做不到,反而在虚弱以至极限后得以积蓄力量。我停止了哭闹,争吵,数次平静的,尝试不带任何评判的心情和他交谈。他确实病了,在他贪心并幼稚的开始了第二段感情之后,他多年来受到的道德教育以及那份盛大爱情带来的对忠贞的使命感日夜折磨着他,他坦白不明白自己那样爱我为什么还坚持做出伤害我的事,陷入了凄凉的死角以致不能脱身。等大家都知晓真相,病症已侵入骨髓而不得逆,在脱发,失眠,与人隔离的世界里,他感到无助,孤独,挣扎,和难以自拔。我甚至对这个自己深爱多年的男生产生了难以不可抑制的同情和心疼之感,在那样一个特定的时间和地点,我病得甚至不能照顾他的起居饮食,然而内心不断涌出的,却是一种难以自持的宽容心情。我真心原谅了这个郑重其事的爱过我同时也伤害过我的男生,在一种同病相怜的怜悯中。那期间他忍不住又和广州的女生恢复联络,在惶惶不见天日的寓所里,我们每天重复上演的戏码,不过是生存本能维系的三餐睡眠,以及每天凌晨四点他重复的一句你进去吧。这句话意味着我该回到卧室了,他该给他的情人打电话了。于是我就乖乖的起身回到卧室,在虚掩着的门后断续的传来他给那个拥有温柔名字的女生打电话的声音。我至今不能理解自己当初何以能够那样平静的接受命运对关于剥夺我爱情那样残忍的决定,在一种近乎出离愤怒的状态中硬撑着一个优雅的姿态。直到Tiffany给我打电话,将两个打磨的崭新的戒指快递到我手里。我拿到那对戒指的瞬间,一种哑然失笑的心情冒了出来,我知道终于应该收拾起自己的行装重新出发了。
      如果说那三年里是爱情为我带来了最大的幸福感,那么同样的,在离开的时刻,也是爱情为我带来了最大的羁绊。我用一个纸盒子把过去三年彼此共同拥有过的小物件和彼此赠送过的礼物装了起来,这是我最后生硬的报复了,离开回忆得到新生的应该是我而不是你,甚至也许你可能可以做到有一天将这个盒子里的回忆轻而易举的丢掉,更甚者你也许还能捡出里面值钱的物件送予下一任爱人,然而我唯一希望的,是这样的事情再也不能够伤害到我了。几番犹豫的把那对戒指装进去又拿出来,过程中我从邮箱里挑出过去那些年彼此写给对方的邮件,移动到一个新建的,叫做,‘有一天,我会可以’的文件夹,我盼着有一天这些物质的残存记忆不再象征任何珍贵的情感,有一天,我会可以最终能够狠心的删掉这个文件夹并扔掉这对戒指,重新成为一个自由之人。
      在我摊开巨大的行李箱开始整理衣物的时候,他终于在现实面前认真的意识到我要离开了。我想这个事实压垮了他一直尽力为自己构筑维持的防线,有好几个连续的夜晚,他一个人蜷缩在床的角落流泪哭泣,嘴里喃喃的重复一句话,你要离开我了,我不会一个人生活。他抓着我的手问我,没有你我该怎么生活下去,我无言以对。常常到最后自己也陷入无法的停止的眼泪和哭泣里,这种生猛的骨肉分离的痛感折磨着已经生长到同枝并蒂的我们,我和他同样感到彷徨无助。从步入婚姻的那个瞬间开始,我所有的与未来有关的设想和憧憬,无不有他一席之地,这个未来坍塌瓦解,一切又都回归了原始的未知,我曾经拥有的想象统统被盖上了再无可能的邮戳,我想自己和他其实是同时拥有动物对不确定性最本能的恐惧的。
      过了春节,我们飞到多伦多接他的父母,一起又在多伦多呆了几天。记忆中的多伦多温暖而明亮,然而事实上,原来记忆才是最会骗人的事物,它们永远和真实无关,不过是大脑荷尔蒙和几个神经元共同制造的一些反射组织罢了。到我临上飞机回国的那个晚上,我坐在他身边看他陷入熟睡,知道此去确要经年了,而未知的道路是不是会将我们带上永恒的陌路,我却犹豫了。你真的能从此对这个人视而不见认定自己与他再无关联么,这个无形中已经侵入你和你融为一体的存在?在那么多爱和伤害过后,我反倒感谢上天没有在更早的时刻斩断我们拖拉的情感,而令我有了足够的时间反刍和回望我们走过的道路,情感的自省常是通向成熟的捷径,我此刻不得不这样承认。这种告别的伤感远胜过久远的已经显得不再重要的爱和恨,在尘埃落定后爱恨相互抵消,留在心中的这种惯性一样的温情的哀伤,仿佛昭示着一个平淡然而却异常正式的结尾。
  • 军机大臣
    Avatar
    • 帖子 2483
    • 注册 2006-02-05
    • 威望 2 个
    • 银子 3276 两
    1172087480 7745
    Avatar
    2011-04-08 05:08 (45楼)
    2011-04-08 05:08
    好虐的2个人,lz写的太好了,我看哭了
  • 吏部尚书
    Avatar
    • 帖子 213
    • 注册 2006-03-22
    • 威望 0 个
    • 银子 961 两
    Avatar
    2011-04-08 07:24 (46楼)
    2011-04-08 07:24
  • 七品知县
    Avatar
    • 帖子 77
    • 注册 2008-05-08
    • 威望 2 个
    • 银子 1020 两
    Avatar
    2011-04-08 10:19 (47楼)
    2011-04-08 10:19
    Life is either a daring adventure or nothing
  • 一字并肩王
    Avatar
    • 帖子 7217
    • 注册 2010-12-28
    • 威望 6 个
    • 银子 11210 两
    Snapshot200604221256441dc
    • 高级会员
    • 最牛楼主勋章
    Avatar
    2011-04-08 11:45 (48楼)
    2011-04-08 11:45
    最熟悉的陌生人?好伤感!!
  • 一字并肩王
    Avatar
    • 帖子 7217
    • 注册 2010-12-28
    • 威望 6 个
    • 银子 11210 两
    Snapshot200604221256441dc
    • 高级会员
    • 最牛楼主勋章
    Avatar
    2011-04-08 11:56 (49楼)
    2011-04-08 11:56


    为什么苹果没有哭的更惨烈的表情!!!
  • 科长
    Avatar
    • 帖子 2825
    • 注册 2009-10-01
    • 威望 391 个
    • 银子 72968 两
    06e4b129 8563 45a9 b894 a7416951ca8f
    • 高级会员
    • 社交达人I级
    • 家财万贯
    • 百万富翁
    • 德高望重
    Avatar
    2011-04-08 18:17 (50楼)
    2011-04-08 18:17
    爱情无关于生死~~~~~,但爱情高于生死~~~~~。LZMM加油!!
上页 /17页 下页
Noavatar 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