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苹果网

搜索

论坛快递»

❤分享❤ 记录疫情期间的家装项目--双车库改建客厅(多图,慎入)

这几天天气比较好,弄了一下Driveway

现在买房做survey 都需要等两周吗?

警察局注册未更新

在国外房子的税务问题

求推荐英国能买到的敷脸的水

牛津的疫苗有戏了?

Tesco,Asda降价了,怎么没感觉

如何投诉敲竹杠的物业管理公司

伦敦house换新屋顶Flat Roof,三个方案,三个报价合理么?疫情期间工人真不好找

大家有没有什么可以喷洒式消毒的喷剂?

房子暂时卖不了了,沮丧。。。

关于永居天数的计算

伦敦Holland Park的枫叶美景

投影仪的问题

我这样的30岁在伦敦买房有戏么?

支付宝问题

存现金过多会被冻卡吗?

有没有币圈的人,我想请教几个问题

买房Agree了,但发现车库没有Building Regulations Completion Certificate怎么办?

回国q1人道主义签证

怎样block websites

请问用remortgage的钱买商业物业

工签断了后是重新开始算吗?

请问修车库和shed

幽默的人都很聪明,对吧?

Boiler总是发出咕咚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铺laminate floor大概多少钱一平的人工费比较合适

今天去HSBC存钱居然吃掉我辛辛苦苦的80英镑。更新:已退回

希斯罗机场推出一小时出核酸检测T2和T5可预约用£80

收到mortgage offer了,是否还需要有EWS1才能成功贷到款项?

Stratford 还值得投资吗?

小型扩建,10平米,价格多少正常

第七次人口普查 拿PR的怎么拆

想问一下关于在英国买Rolex,哪里买比较便宜,哪里有货

MDF的楼梯可以直接刷漆吗?还是装木地板?哪样更省钱

净水器与饮水机的选择,还不错

请大家帮忙推荐淘宝转运

请问大家都用什么牌子的移动硬盘贮存视频和照片这些

关于电动车上牌

查看: 212866|回复: 0

[见证分享] 一位科学家的见证:我得救的故事

[复制链接]

吏部尚书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7-5-5 16: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超级苹果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黄力夫 生命季刊

我以前小的时候就听过福音,可是这耳朵进,那耳朵出,从来没有真正思考过福音。长大以后就成为一个实足的无神论者,一个非常骄傲的人。我是台湾的台大毕业的。我当时考进的是物理系。我这个年纪的人大概都知道,当时进台大物理系是不太容易的事情。那时是联考(大陆叫统考)分数最高的。我居然考进去了,不可一世,我觉得我这个人真是了不起。虽然嘴上没这么讲,心里却这么想。读到大二、大三的时候,我就开始对物理不感兴趣,开始对生物学很感兴趣。当时想转行,可是我们的系主任没有让我们转,说是你将来到美国时再去读生物好了。到美国来之后,改行念了生物,对整个的生命现象非常地好奇。相信人有一天可以创造生命。而且,我心里还默默地想要第一个创造生命,好证明没有神,人可以创造生命。我没有跟别人讲,只是心里这么想,非常地骄傲。

后来我到密歇根州立大学的一个查经班去。我到查经班不是要听福音的,因为我看到查经班里有一位漂亮的小姐,就是我现在的太太。我太太从小就是个基督徒,可是认识我时,她对自己的信仰并不十分认真,不然她也不会嫁给我。后来,我们就恋爱、结婚。结婚时我们要找一位牧师给我们证婚。我们选择结婚的那天是元旦,找不到牧师给我们证婚,因为牧师都去看电视转播球赛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位牧师愿意在那天为我们证婚。在上婚前辅导时,他三言两语就发现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当场就把我骂一顿,我心里很难受。一个骄傲的人被人骂一顿是很难受的。可是,心想小不忍则乱大谋,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牧师,不跟他争,只好忍气吞声。

长话短说,结婚以后我们住了好几个不同的城市。我到田纳西大学当了助理教授,有了自己的实验室。自己当老板了,要有一番作为。我一头栽进实验室里,天天努力苦干,相信人的成功是靠自己。我记得有一阵我工作的时间非常长,早上去上班的时候,带两个便当,中午吃一个,晚上吃一个,半夜才回家。我有两个孩子,半夜回家时当然孩子都睡觉了,早上起来上班时孩子还在睡觉。当时我的印象中孩子总是在睡觉,觉得很奇怪。这样经年累月地工作,很少回家,我太太就很不高兴,跟我吵架。你干吗还结婚呢?跟你的实验室结婚就好了嘛!所以我们夫妻两人感情很不好,要离婚。没有离婚的原因有两个,第一,两个孩子还小,觉得离婚了对不起孩子;第二,觉得面子挂不住。所以没有离婚,两个人继续苟延残喘。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后来我得到升职,拿到了终身教职,变成了副教授。我自己对自己说,我真的不是一个很快乐的人,虽然有了一点成就。别人大概要六年才能升副教授,我四年就升了副教授。表面上有一点小成就,但并没有快乐的生活。为什么不快乐呢?我想主要是我花太多的时间在实验室里了。太太因为婚姻很痛苦,想起了小时候认识的那位上帝。之前她也想到过找心理医生,但是因为西方文化动不动就叫人离婚,生怕火上浇油,一直没敢去。这时她想到了为什么不回到教会去找那位上帝呢?这就是为什么喜龄开始去查经班了。那是1980-1982年左右。她开始风雨无阻地带两个孩子去查经班,我照样去实验室。晚上我回家时,看到她带着孩子在床边祷告。我就想,他们浪费时间,对空气讲话。可是有时我在旁边听着两个孩子,特别是我的女儿,他们用英文在祷告:I pray for my dad. God will bless him.(我为爸爸祷告,上帝会祝福他。)听到一个小孩子为他不成才的爸爸祷告,心里真是感动。可是我还是不相信。这东西怎么能相信,它已害人害了两千年了,早就该扔到垃圾箱里了。

那时为了要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我就决定礼拜五晚上早一点儿回家,因为礼拜五晚上有查经班聚会。我就跟着太太去查经班。我去那里不是去听福音的,我只是想跟家人在一起。我跟太太说,你们教会里有那么多空房间,你们查经时,我能不能找个房间去写我的Paper(论文),等你们查完吃点心的时候,我再跟你们一起吃点心好了。这当然被太太否决了。我只好坐在那里听查经。

我记得很清楚,第一次真正听到神的话语,就是《马太福音》。当我们查到“登山宝训”的时候,一段经文的大意是,你不要以为你没有杀人,你如果心里恨一个人,你就是杀了人;你不要以为你没有犯奸淫,你如果心里有不好的念头的时候,你就是犯了奸淫。我坐在那里,心里惊讶得不得了,觉得上帝的标准很高。

我开始去教会了。神的话语是非常奇妙的。过去我对这本圣经一向瞧不起。我觉得是胡说八道的东西。可是一开始坐下来,别无选择,我只好慢慢地听。我还记得我们查经班有一位姓孙的弟兄带查经,他讲得口沫横飞。我觉得这个人热心,相当不错,但他讲的东西嘛……脑筋有问题。我也看到我们查经班的很多弟兄姐妹,他们都是满有喜乐的人。我觉得真是好。我对我的太太说,你们查经班里查的东西我一个也不相信,但你们查经班里的人倒是挺好的,可以交朋友。特别是跟世界上的人不一样。我们教授之间就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所以我说,在查经班里人人都好,但这些人只要不信圣经就更好。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阵。我常常在查经班里跟人争啊、辩啊,说是你们算了,不要信了。我记得那时查经班分成两班,一班是基督徒,一班是慕道友。有时慕道班的学生来的很少,只有我一个,老师是田纳西大学的一位学生。所以这个学生就向老师传福音。一个小时下来,老师讲的比学生多多了。我就劝他,算啦,这个东西已经害人不浅了,早就不要信了,没有用的。这位学生很有挫折感。后来我信主以后,别人打长途电话告诉他(那时他已回台湾)黄教授信主了,他在电话里一直哭,高兴得不得了,这是高兴的眼泪。他现在是台大的一位教授,我非常感谢他。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很骄傲。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教会来了一位老传道人。当时他八十岁了。上讲台的时候由别人搀扶着上来。他叫王峙,王老牧师,已被主接走了。他在台上讲了很多,然后呼召人信主。我坐在后面,当然不信。他让人举手,我当然不举。完了以后吃点心、聊天,他正好坐在我旁边。他问我,你信耶稣吗?我说,不信。他问,为什么不信呢?我说,没有感动嘛!什么意思?你讲得不够好嘛!这位老牧师从20岁就开始事奉神,那时已经80岁,事奉主60年了!阅人无数。三言两语就知道这个年轻人很骄傲,骄傲的人就要用对骄傲人的办法来对待。他问,你是这里的学生吗?我说,不是,我是在这里教书的。噢,你是个教授。他把脸一拉大声说:“教授有什么了不起!”旁边好多人都听见了。我想这是位头发都掉光了的八十岁老人,我也不好跟他说什么,忍气吞声,算了,今天倒霉。但是感谢主,这是神在我这个骄傲的人头上敲的第一棒,但是还没有把我敲醒。我仍然是一个骄傲的人,仍然目空一切。可是,我快乐吗?

我不快乐。我虽然工作那样努力,有时候被人请去作学术报告,一般人若被请去作学术报告应该很光荣,心里很高兴。可是我每一次回到家心里都很沮丧。因为我看到那里有一部很好的机器。我想,假如我也有一部那样的机器,我肯定比他做得更好。看到人家有一个好的研究生,我也想,这个鬼田纳西大学,地方不好,找不到好学生。如果我有一个那样的学生,我做的东西肯定比他要好。心里很不满意,很不平衡。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当时的查经班有祷告会,我太太常去参加。太太去祷告,我就在外面等她。后来我听说他们在为我祷告。我想他们白费力气。再后来听说他们祷告,求神能带领一位基督徒的教授来到田纳西大学,学生的福音工作会做得更好。我心想,就算有也没有用,这种事情还有谁相信,也不应该相信。

后来,慢慢地我开始有了改变。我还记得,最重要的一个改变是,我开始觉得《圣经》这本书的确与其他的书不一样。因为耶稣基督敢大胆地宣告,他就是神。世界上没有一种宗教的教主敢说,我是神。穆罕默德没有说他是神,释迦牟尼也没有说自己是神。没有一个宗教的教主敢这样说,唯有耶稣基督说,我就是那位神。我想,这个人如果不是一个疯子,不是一个大傻瓜,那他说的话说不定是真的,我说不妨看看。于是我开始读一点圣经。

中国有句话,开卷有益。这本圣经就是这样。你不管用什么样的心情,什么样的态度来看这本圣经,你只要有一颗谦卑的心,知道这本书可能会教导你一些有用的东西,它一定会开你的眼。我当时就是这样的情景。越读越觉得有趣。我还记得那时我读旧约圣经,非常生动,都是故事。虽然我一边读一边骂,这是什么人翻译的圣经,里面的名词那么拗口,文字不通顺,可是故事非常引人入胜。我越读越有趣。后来读新约圣经,也觉得很有趣。慢慢地,神的话改变我。

礼拜天我开始跟太太、孩子到教会去。那时,没有华人教会,我们去一个美国人的教会。我们坐在二楼。那是一个浸信会的牧师,每次讲道后他都呼召:“你如果不是基督徒,愿意悔改,就跪到前面来;你若是基督徒,今天神光照你,到神的面前来,跪在这里向神祷告。”有时他呼召时我真的很感动,真想从二楼走下来。可是里面有一个声音说,黄力夫啊,可不能开玩笑,可不能冲动噢。硬是把这种感动压下去。后来,事过境迁就忘记了。这种情形就像我们去看一部电影,被里面的情节感动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后来演完了,灯一亮,假的嘛!只不过是一部电影。后来我才知道,这叫消灭圣灵的感动。圣经告诉我们,不可消灭圣灵的感动。假如神的话,或者是神的故事,一首诗歌,一个见证感动你,一次也就罢了,假如感动两次、三次,有持续的感动时,那是神在跟你说话,永生上帝在跟你说话。他在感动你,你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你要打开心,接受这一份上好的救恩。我当时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心里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我以前这么反对的基督教,怎么现在有这么多的感动,搞不好会变成基督徒,这多糟糕!

这样又持续了一段时间。过了几年,那位曾经骂我“教授有什么了不起”的老牧师又来了。当时我的岳母还跟我们住在一起。我的岳母在年轻时就守寡,一个人抚养我太太和太太的四个哥哥长大,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女性。但是那时她忽然间眼睛看不见了,只能看见斗大的字。看人只能看见轮廓,看不见五官。对她来说非常烦躁。开始晚上睡不着觉,早上我们去上班,孩子们上课的时候,我看到她满眼的红丝,我心里非常地担忧。带她看医生,有的说她是抑郁症,给她吃兴奋药,有的让她吃镇静药,一会儿up(上),一会儿down(下),搞得她一塌糊涂,一点用也没有。不知道怎么办。

到教会去!我自己不信,但我赶快把岳母带到教会去。奇妙的是,正好是那位骂我的老牧师来传讲一个非常简单的信息。他说,你如果要有平安喜乐,你来跟随耶稣基督,你在耶稣里面能得安息。很简单的信息,我岳母就凭着这信息信主了。信主后,我亲眼看见她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开始能睡觉,再也没有满眼红丝的可怕的样子,再过了一个多月,开始唱歌了。环境没有改变,仍然看不见,神没有医治她,可是她心里改变了,她可以接受这个事实,她知道一切都在神的手里。神在她眼睛看不见的时候仍然用别的方法祝福她,她可以把她的生命交在神的手里,不一样了!我简直看得目瞪口呆。我以前觉得信耶稣的人大概都是有毛病的,现在我亲眼看见这样大的改变就在我自己的家里,对我有很大的冲击。从那时起,我不再跟人辩了,我知道这中间一定有一种伟大的力量,它能感动我,能改变我的岳母,能做很多的事情,我虽然还不是非常认识它。后来再过了一阵子,这种感动越来越大。

对我来说,还有一个拦阻就是创造与进化的问题。我就开始去研究这个课题。我信主后跟人讲到10的负17次方到10的负21次方的概率,就是我信主前研究出来的。我当时很惊讶地发现随机进化这么低的概率。我很希望是我算错了。因为我一向是相信进化论的。为了这事我特意去找我们楼下一位教“进化生物学”的教授。我问他我是否算错了。他说,如果我算的话这个概率更低,你已经高估了它。我说那你还教什么进化论呢?你猜他怎么跟我说?他说,我们现在搞进化论的人都是搞微观进化论,你说的这是宏观进化论,宏观进化的概率是非常非常低的。我说你怎么不早跟我说!连教进化论的老师都告诉我,他们只相信微观进化论。微观进化论是没有问题的,这我也知道。

这一点又通过了。头脑上,感情上我都能相信,我也亲眼看见有神迹出现在我的家里,可是我就不愿意信。因为我知道下一步是把我自己的生命主权交给上帝。

长话短说。1984年的春天,我们城里来了一位从台湾来的医生。他姓蔡,是我台大的学弟,比我低两班。我久仰他的大名,因为他年年考第一。毕业时,他选择了最冷门的科目——精神科。当时台湾的医生可以收很多红包,很有钱。所有的医生都可以收红包,唯有精神科的医生没有红包。因为一个病人能向医生送红包,他就没有精神病了。所以,这个医生明显不是要钱的。他虽然不要钱,但他做学术研究非常成功,已经升到台大的副教授。但是,神的呼召临到他,他放弃了台北的生活和台大的教职,辞职到台湾最南端有个叫恒春的地方,在一所小小的基督教医院里当医生。当时那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像现在。那里风沙很大,是个没有人愿意去的地方,很偏僻。我对他非常地敬佩。怎么这个人跑到田纳西这个小地方来了呢?原来,恒春有个小核电站,政府要训练一些在核能灾变时能进行急救的医生,来美国受训。公立医院的医生忙着赚外快,就找私立基督教医院的医生,他就来了。只有两个礼拜,到我们附近的一个国家实验室受训。头一个礼拜他还不知道这里有一个华人的基督徒聚会,到第二个礼拜在超市买东西时碰见一位姐妹,才知道我们的查经班,他兴高采烈地来了。我早就听过他的大名,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一看,土里土气的,穿一套发皱的西装,脚下穿一双球鞋。现在这身打扮很时髦,但那时显得土得不得了。

他在查经班里作见证,没有说他怎样放弃台北的教职去恒春,而是说那个小小的基督教医院多么需要我们的祷告,多么需要我们的支持。那家所谓的医院其实只有两个医生,他是院长,还有另一位医生。他这个院长还要打扫厕所,打扫卫生;那位医生要兼任护士、药剂师。我非常佩服他,我知道我自己做不到。这么一个优秀的人,年年考第一的人,是什么力量让他放弃了那么多,跑到乡下去做那样的事,而且乐此不疲,充满了平安,充满了喜乐。我想知道这是什么力量。

那天晚上查经班一位负责的弟兄对我说,黄教授,今晚蔡医生有空,能不能到你家跟你谈谈?我说,好啊,正求之不得。那天晚上我们谈了很多,我告诉他过去我如何反对,如何跟人争辩,但我现在已经不这样,我有改变了。天晚了,他问我,黄教授,你愿不愿意信耶稣?我说,不行不行,时间还不到。他原以为我可以信了,没想我拒绝了他。他说,我可不可以给你分析一下(他是精神科医生)。你虽然还不是一个基督徒,但是神已经祝福你。你有一份很好的工作,身体也健康,一个温暖的家庭(那时我们夫妻已经不再吵架),两个非常可爱的孩子,一栋这么好的房子,等等。但是你却把自己关在一个壳子里,因为在这个壳里,你最大,你掌管自己的生命。但是感谢主,这个壳是透明的,你可以看见壳外的上帝。因为我告诉他我的变化,我的感动。他说,你在头脑上、感情上都能接受耶稣基督为你的主,但是你却把自己关在壳里,因为你不愿意舍己,你不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主权交出来,不愿意把你原原本本地交在上帝的手里。我要为你祷告,求上帝降灾难给你,求上帝重重地击打你,把这个壳打破,让你出来。当时我听了很不高兴,哪有人这样为人祷告的?但是我没说什么。时间很晚了,我们就邀他在家里过夜,第二天喜龄上班时再带他一起走。

我这个人一向心宽体胖,当天晚上,不知为什么就是睡不着觉。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那位老牧师的话,“教授有什么了不起!”我心想牧师说得对,我是没有什么了不起。心里很难受,翻滚不停。后来又想起我听道时想从楼上下来的感动,我当时强迫自己把这个感动拿开了。这一切都一幕一幕回到我的眼前。那天晚上心里天人交战,睡不着觉。后来,我终于想起蔡医生今晚对我说过可以祷告。可我这个骄傲的人,这辈子从来没有祷告过。因为我觉得既然我不是基督徒我为什么要祷告?别人唱诗我都不唱,我不是基督徒,我赞美他干什么?那天晚上,我决定做这一生第一次祷告。可我想,求什么呢?蔡医生说得不错,我什么都有,可有一样东西没有,那就是上帝。上帝虽然在我头脑里,但是不在我心里。所以我作生平的第一次祷告,非常简单。我说,耶稣啊(我没有叫他主,因为他还不是我的主,我要划清界限,但我知道他的名字叫耶稣),求你进到我的心里来。整个晚上,醒醒睡睡,醒来时我就讲这句话,没有任何的感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奇怪,也不累。我看见蔡医生正在客厅里读圣经。我告诉他我昨晚祷告了,他听了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因为头天晚上我还非常刚硬。他说你祷告什么?我说我求耶稣进到我的心里。他高兴得不得了,赶快打开圣经,说,这是耶稣基督亲口说的话,凡祈求的,就得着,凡寻找的,就寻见,凡叩门的,就给他开门。他说,你昨晚的祷告,叫邀请式的祷告,你求上帝进到你的心里来,上帝一定来会的,怎么来,什么时候来我不知道,但他一定会来。

吃早饭时,喜龄请蔡医生做谢饭祷告。这个祷告好长,没完没了。我心里着急上班啊!他从我岳母被主医治开始赞美主,然后为喜龄祷告,为我们的两个孩子祷告,最后他为我祷告。他说,主啊,感谢你,昨晚你打动了黄先生的心,他邀请你进到他的心里,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我忽然之间听到他说,主啊,你什么时候进到他的心中我不知道,如果你允许,可不可以请你现在就进入黄先生的心。我听了他的话,心中一震,忽然间一个意念进到我的心里。我以前公开反对基督教,公开劝人不要信耶稣,公开和人辩论。那一刻,我忽然看见,我算什么,这么一个平凡的人,居然跟创造天地万物的上帝对抗,去诬蔑他,去反对他,我心里难过得不得了。以前从来不认为这是个罪,那一刻中,我知道我犯了一个很大的罪,我的眼泪掉下来,后悔得不得了。可是我心中也有个声音告诉我,耶稣在十字架上流的血,已经洗净我这个罪。我一直流泪。刹那间,这个意念就进到了我的心。我今天知道这绝对不是偶然的。等蔡医生祷告完后,我自己不由自主地开口祷告。带着眼泪,一面哭,一面跟上帝讲,主啊,谢谢你!我知道你已经进到我心里来了。我不是一个笨人,假如我再不承认这个主进到我心里来的话,我就是一个大傻瓜了。我就这样信主了。

我整个信主的经历,完全是神的恩典临到一个骄傲的人,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不愿意舍己的人,不愿意把这个包袱摆下来的人。神借着他的话,周围的弟兄姐妹,像云彩一样包围着我,用非常温柔的方法,屡次地呼唤我,感动我,经过三四年的时间。这中间,神也派了他的老仆人在我头上打了一棒,虽然这一棒当时没有把我打醒。现在回头一看,我非常感谢这位老仆人。神的慈绳爱索慢慢地牵引我,最后在紧要关头,让我看到自己是一个罪人,把我这一生中最大的罪摆在我的面前——我是一个骄傲的人。

转眼20年过去,回首来路,真是充满了主的恩典。两年前我去匹兹堡机场接一位从国内来的留学生,没想到却接了另一位学生。他没有事先联系,没有人接他。我就把他送到他的学校,也联系了那地方的教会接待他。他十分感激。后来他发现我是一位教授,更觉得不好意思。连声的说,劳动你这个大教授来接我,真过意不去。我忽然想起,主在20年前就已经告诉我,“教授有什么了不起”。是的,我只是一个蒙恩的罪人。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下来。主的爱实在是临到我这个骄傲的人。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朋友,你看见神的恩典吗?我今天讲的是我得救的故事。我相信很多人有与我类似的经历。神能拯救我,神也能拯救你。你愿意舍去自己,不是靠自己,而是靠上帝吗?你只要愿意,他会帮助你做舍己的工作。他会帮助你,背起你的十字架,做顺服的工作。你若愿意,神要改变你的生命,神要让你不但今世得到从天上来的平安与喜乐,而且来世有永生。你愿意吗?

黄力夫 生于湖南,长于台湾,1969年来美求学,获密西根州立大学博士学位。曾在田纳西大学、匹兹堡大学任教,现为北卡大学药学院分子药剂系主任,及Fred Eshelman 讲座教授,专攻非病毒性的基因治疗。常在各教会及营会中分享主的话语。
(原文发表于《生命与信仰》 第6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