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经历,非常虐心的历程,给大家都提个醒,少走弯路,而且离婚求助,哪位朋友有好的律师推荐,多谢

我们结婚十几年了,去年底前妻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递给我一摞文件,告诉我说她去法院申请的离婚,文件里面有non-mole order和occupation order,还有十几天后的hearing notice,跟我说有这上面写的她也没看,都是律师写的,基本上说我不能跟孩子说话,不能接触他们,不能在家里住。我当时都懵了,这怎么可能,这么多年大多数时间都是我送孩子上下学,做饭,跟孩子玩儿,辅导孩子,怎么法院什么证据都没有就能给发这两个order,读了一晚上的文件,真是看着那些allegation越看越寒心,全部都是谎言,而且都是非常离奇的指控,感觉是场噩梦。

一天以后她找我谈,说她早就跟银行咨询过,说能lift equity给我一笔钱我能去自己买个房子,说那两个order没什么,她跟她前任离婚就是去了警察局离的,我竟然相信了,以为她那些order就是任性为了找个理由离婚,她就是吓唬我让我哄她然后就撤销了呢, 所以接下来的十几天直到hearing三天前我们还是像从前一样我去送孩子上下学,跟孩子玩儿,带他们去看剧,补课,她也继续把孩子丢给我,跑出去干别的事情。在我看来这一点不make sense,因为non mole order是说我不可以接触孩子,但如果我真的是risk,她怎么可以放我一个人带孩子?

直到hearing前三天,我终于挺不住了,问她为什么还不撤销那两个order,她说她本来就没想撤销,我这下子意识到被她耍了,根本是有意拖延时间,我好没有准备,她好更有胜算。匆忙之下我就在网上找离婚律师,不找不知道,一找才发现她选的律师竟然是伦敦里面review分最高的,看来早就有准备。没办法,打了N多个电话才约到一家律师行,赶紧赴约。不得不提的是,她真是很有心机,把车钥匙也给藏起来了,我们家就一台车,她不给我车钥匙,我只能坐公共交通,花了很久才到律师那里,终于能跟律师谈了。

到了律师那里,把我们的基本情况讲了下,律师看到她的allegations就跟我说肯定是为了钱,见太多了。里面基本就是像template一样把我frame成家暴,控制欲,各种abuse,但是这都不是我,因为这么多年我们有俩孩子,都是男孩,都喜欢跟我在一起,因为我舍得花时间陪他们玩儿乐高,给他们做好吃的,接送上学,但她竟然无耻的说她是primary carer,我跟我律师说我有十几万张的相片能证明孩子跟我最亲,而且一个月前我们还在holiday,在海上cruise 7天,玩儿的高高兴兴的,怎么跟换了个人一样就这么无耻的告我,还说我监视她,说我们家有CCTV,我天天监视她行踪,可笑不?我们那条街家家有CCTV和alarm,我们一年前做的extension,电工给安的CCTV和alarm,她竟然说这是为了监视她,真是服了,我一天忙的要死,基本天天在面试工作,还得带孩子,我监控她?律师看到这段都笑了。

我们这么多年是有些磕磕碰碰,谁家两口子一点都不吵架我反正没见过,我朋友里面也有离婚的,但离完婚感觉他们处的更好,互相帮忙带孩子,但我家这位真是不一般,认识我们十年的朋友听说了都觉得不可思议,跟我说无论如何她们也不会对自己最亲最近的人下手,而且靠诽谤谎言达到目的。那阵子我也一直在回忆究竟为什么,随着案情一步步的进展,我似乎明白一些她的动机。

我们一开始在苏格兰,那时候孩子小,两边的父母常来帮带孩子,很多人也知道,父母来会有些问题,而且我们家是比较爱干净,立整那种,但她们家是完全相反,特别邋遢,不管我怎么收拾,她爸妈一做饭就哪儿哪儿都是,手上不管多少油啊面啊的哪儿都摸,冰箱一开门东西全掉出来那种。一开始我真不习惯,我就到处收拾,擦啊什么的,她和她爸妈很不满,后来我也麻木了,也不怎么进厨房了,反正就挺6个月,不然又能怎么样?但孩子刚出生,我那时候还在读硕士,她爸妈说是过来帮忙,可大多数时间忙着包包子饺子炒菜卖钱给当地的学生,孩子那边还得我管,说实在我那时候刚来英国,语言还听不太听懂呢还在读硕士,还得带孩子(那时候老大刚生),4个大人加一个婴儿挤在不到50平米空间,那边做饭乌烟瘴气,这边孩子哭,家里这个乱。白天坐火车去附近城市去上学,放学回来suppose做作业,但还得带孩子,结果实在学不下去了,就申请暂停,延到下一年。结果我硕士读了两年,终于拿到文凭也算熬过去了。

后来老二出生,她父母基本每年来6个月,我那时候找了个爱丁堡的工作,每天通勤一个多小时,虽然累,但还挺开心,攒了很多工作经验,还拿到几个行业证书,她博士也毕业了,感觉生活条件好了些,我们也租了一个大些的房子。后来我也读了个博士,导师很好,好朋友介绍的,而且这个朋友很帮忙。我读博士很努力,一个月时间把别人几个月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导师很满意。一年半后,她申请fellowship不是太顺利,找工作也不顺,就想说去伦敦找工作,我一开始不同意,因为我博士都读一半了,这时候走就白读了,可看她成天抱怨我也着急,我就开始看伦敦的工作,想如果能找到工作我就甘心陪她一起去伦敦,当时也是考虑苏格兰工作机会少,而且伦敦对孩子教育更好些。surprisingly,我们俩找工作都很顺利,就在圣诞节前,她找到伦敦一个大学的fellow,我也得到一个伦敦大公司的contractor工作,于是我硬着头皮跟导师说我们要去伦敦不能继续博士了,我导师很生气但也尊重我的决定,现在想想那个决定多愚蠢。于是我们来到伦敦,的确伦敦工作多,工资高,几年下来我们升职都很快,很多朋友都很羡慕我们。

但来伦敦也为我们离婚埋下伏笔,我现在想,其实我们没来伦敦,也许我们生活得不是那么富裕,但会很简单,很开心。来伦敦的几年,我们俩都换了几个工作,在我们家我一向都是以家庭孩子为重,所以我的所有工作都是要求flexible,必须能接送孩子,这样她就能轻松些,她一向以工作为重,所以她都是朝九晚五带加班那种,我的工作都是可以随时回家接孩子,但晚上补工作时间那种,这样我们俩带孩子还能manage。但这样其实就有个隐形问题,因为我要求flexibility,我的permanent工作的薪水就没她的高,但其中我做过几次contractor,收入倒是她两倍。我不在意这些东西,因为有时候她赚钱多,但也有一半时间我是她赚的两倍,但她父母很在意这些名啊利的,总是逢人就说他们女儿多优秀,又是个博士,又是个经理,有赚钱比我多,而且总跟我爸妈提,搞得我爸妈很郁闷,我也很郁闷,本来夫妻就不能算这么清楚,要不那些丈夫工作,妻子在家带孩子的怎么说理去?但又能怎么样,老丈人丈母娘就是这样人,我改变不了他们,我就不吱声呗,反正我大多数时间是跟孩子在一块。

我们来伦敦一开始租的房子,后来买了房子,这房子有些旧,所以2017年底我们就开始了扩建工程,side rear extension加loft conversation,寻思给加个厕所,卧室,孩子能更好的环境。这其实也是离婚的一个伏笔,因为这个扩建,我们花了很多积蓄,跟银行further advance了很多钱,还跟朋友接了两万块,我也倾注了太多心血在这个房子里面,从设计到具体施工,电工木工瓦工的活我都有参与,因为英国的施工队的确太糊弄了,很多要我自己返工,地板都是我铺的,那时候累是真累,但劲儿劲儿的干每天,就是期待早点完工,后来终于完工了在2018年底,本来想终于能存点钱把欠朋友的钱和后来又欠builder的钱给还上了,但她那时候天天抱怨工作,抱怨同事不配合工作,顶头上司不管她工作,她说正好趁着公司重组裁人,她想不干了,辞职在家全职看孩子。我一开始不同意她的看法,因为自从伦敦来,她每一个工作都是跟领导不和,跟同事不和,第一个在大学的工作说领导总拿她的credit,第二个在公司的工作说同事是领导的亲信,整天不干活,她就给上司的上司打报告把那个同事给开了,第三个工作说领导不行,同事排挤她,然后这个工作也干不下去。哎,我想也罢了,辞职就辞职把,她想做的事情哪件不是都做了,我也没办法。因为她的辞职,家里收入少了一半,而且还得还朋友和builder的钱,我就把perm的工作也辞了,索性找了个contractor的工作,这样收入还差不了多少。

2018年底,她父母又过来6个月,这期间有些摩擦。因为是刚装修完的房子,我很珍惜,但她爸妈一如既往的到处乱丢东西,厨房新的大理石的台面很快就长了很多黑色的mould在接缝处,under mount的sink接缝也全是黑色的毛,她们丢垃圾丢得厨房垃圾桶那面墙全是脏兮兮的,这么多年我们基本每次吵架都是因为这些事情,就是生活习惯的问题,没办法,我就只能默默收拾,咱也不敢说啥啊。她们专用的卫生间,我从来都不进去,但有次路过突然发现地上黑乎乎一片我就进去看了下,地砖上一摊尿不知道多久了干巴在那里,我撅屁股在那用bleach擦了半天也没擦干净,即使那样我也不敢说啊,说就得埋怨我啊。有一次我真忍不住了,因为她妈妈冰箱里面从来都是塞的满满的,所以很多瓜果蔬菜都烂掉了,我有时候偷着丢些烂的不行的,有次丢了茄子长满毛的,回头晚上她妈竟然把茄子给捡回来给孩子做吃,我在饭桌上没法说就用英语跟孩子说吃别的菜,真是很无语啊。我找时间跟她讲能不能抽空看下冰箱,因为是她爸妈,我不好说什么,但她没事,她应该看看啊,结果这话就传她爸妈耳朵里面了,不知道又加了多少料,结果那几天看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真是太郁闷了。她们家的问题是太爱传话了,而且她很多话我一听就是她妈跟她讲的,很多小问题被无端放大,然后就逼着我承认错误,我还得哄她,真是这么多年被我给惯的也是。

从那开始,我们俩就不在一个房间里面睡了,也算该着我们扩建,搞那么多房间,结果每天就不说话,冷战,她反正也不工作,没事儿就出去伦敦说是找同事吃午饭,或者找其他妈妈喝茶,去邻居家一呆就半天,我那时候也想也许她找朋友聊聊天,就能好点了,不过现在看来,那真是错上加错,这些人里面有几个离婚好几次的肯定给她出了很多馊主意,她才写了那么多诽谤我的话达到目的,这也在后来出庭被证实了。

从2018年底,她就喜欢上Ariel silk和pole dancing,在伦敦找了家studio没事儿就去练,比如晚上孩子刚哄睡觉就跑出去,半夜回来。好几次我都得去车站接她,因为太晚了怕不安全,但即使这样,在她的allegations里面最强调的就是我监视她的where about,说我用CCTV,手机监控她,我真是服了她了,对她的关心竟被视为监视,有好几次伦敦有枪击或者扎人的报道我都第一时间发讯息给她,因为她跑去伦敦,我想说小心点别跑那些地方了,结果她还咬我说我监视她,真是丧良心。也真很有意思,她申请non-mole order说我是risk,但最简单的逻辑,如果我是risk,为什么要总把孩子跟我扔在家,自己逍遥去?但很无奈,这个国家法律的问题,没有证据也可以拿到order,这非常不合理。

就在她给我那些法院order前一个月,她父母突然造访,就是一个晚上她说出去一下,回来就把她父母带回来了,我很吃惊,赶紧帮他们提行李,上楼帮她们把被子,床铺好。这是个不详的预感,但我没想到会那么坏,不过就在她给我那些文件前两天,我送孩子上学早回来了,刚进门就听见她爸爸给她大姑打电话,他可能不知道我到家所以声音比较大,我隐约听到说她在跟律师策划离婚什么什么,说她没有工作法院会偏向她,然后最后一句姜还是老的辣,我就一愣,心里特别紧张,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然后她回家上楼,不一会儿听到她给HR打电话说要推迟她的新工作start date,我一听就慌了,怎么来真的了?我赶紧出门给我们苏格兰朋友打电话,她们都认识我们很多年了,也许能知道她在搞什么,可朋友们都不清楚她在搞什么,我就回家搜了下英国离婚,里面说离婚要满足几个条件,比如家暴,分居超过多少年,我一看我根本都tick不了任何box,我就没怎么太在意,以为她就是在作。

未完待续。。。

说那么多真的没用,找律师是最主要的。让我想到了我爸妈的离婚,也是洋洋洒洒几万字的诉状,法官看也没看,直接说,财产怎么分,你们讨论好了就是。当然他们是在中国离婚的,财产基本一半一半了,我妈不工作,所以我爸还被分掉了一半公积金和养老金。怎么说,这种家务事外人是没法判断的,把财产和孩子的抚养权分分好,早点离婚早点解脱,真的。我爸离婚之后开心了很多。

第一次hearing
真的是没想到自己会来法庭,来法庭这天有点小雨,衬托着我的心情,我按照律师要求早早就来了,前面有几个人排队,经过安检来到楼上等待区。律师给我找了个barrister,通过这个案子我学了不少专业英语,长见识了。我的Barrister年纪不小,看起来很干练,来的很早,跟我简单介绍了下他自己,我们聊了下期待值。说实话,我期待她就是作,不会真的像她写的那样,我挺天真的从现在来看,我想离婚就离婚,不爱了就分开,没什么,很多朋友也劝或者安慰我说,你要个头有个头,要长相有长相,工作也很不错,王老五一个,不怕找不到好的,我也算心里多少有些安慰,毕竟我问心无愧。suppose10点开庭,但快10点了她才来,而且带了两个律师来,我也很惊讶,准备的确被我充分,不知道她花了多少钱请的,肯定不少,btw,barrister轻易就2000英镑左右出一次庭。然后就是我的律师跟她的律师开始拉锯,我在这边的休息室,她跑那边的休息室,律师来回negotiate,没想到的是竟然negotiate了两个多小时。其实focus的问题就是,她要求我我圣诞节新年那几天搬出去,但出庭那天已经是12月20号,离圣诞节就几天时间,然后就放长假到新年,基本上所有中介都休息不上班,我心里话也特别想搬到另外一个城市,第一是我的新工作在那里,第二是我真的也受够了,不想再看到那个女人的嘴脸,所以我也想搬走。 但问题是中介都不上班的话没法租到房子,我已经联系很多中介也看了几个房子,其中一个交了定金但需要做reference check等等需要十天,这样我需要时间才能搬走,所以我的律师花了很多时间僵持具体日期哪天搬走,最后定在来年的1月7号。到了1点钟,终于等到出庭,不是想象中的像电影电视剧里面那样,就几个人,法官坐上面,下面我们几个坐两边,然后各自律师开始陈述。non mole order 当场就撤销了,因为没有任何证据,我们就跟五好家庭离婚一样,而且我两个孩子都是尖子学生在学校,这样的小孩子怎么能出自她所谓的家暴abuse的家庭?occupation order也撤销了,因为我同意搬走,然后我可以每周末周六周日10点到6点回来看孩子,就这样,第一次hearing结束。
说实话,这不是个理想的结果,只能算在这么紧张的时间内能达到最好的结果,我律师说如果我早些找他,他会有时间写statement,或者其他律师和不一样的结局。

接下来,我按期搬走了,搬走那天早上送孩子最后一次上学,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临走只是跟他们讲爸爸要去很远城市工作,周末回来看他们,后来老大在日记里面写到,放学回家爸爸不见了,大哭
也许同意搬出来就是个错误,虽然法院说周末回家看孩子,但每次周末她都以各种理由拒绝contact,说孩子有这个party那个活动的,而且律师信说要supervised contact,这是法院没有提及的,结果每次回家像探监一样,后面站俩保镖,搞的孩子很confuse,我通过律师也写了很多律师信,但人家我行我素,反正孩子在她那,我要是去就扑空。搬出来以后第一次见孩子,俩小孩儿看到我都哭了,陪了孩子到6点我就得走,跟灰姑娘似的,走的时候老大哭的想跟我走,被孩子妈死死拉着,我的心都碎了。
往后就是不断的收到她的律师信,不断的repeat那些allegations,直到3月份hearing,在这段期间,我一共见到孩子5次,其余时间全部被拒绝
未完待续。。。
楼上的谢谢关注,国内离婚可能简单些,英国离婚可真不是想象的那样,现在是财产财产解决不了,孩子抚养权也解决不了,我搬走后的确开心很多,但孩子是我不能放弃的最重要的一环,我不能让孩子被一个这样的人养大而我看都不让看。我的律师不便宜但也没给我帮多少忙,这就是为什么我也希望有哪位朋友介绍一个好律师我换下试试
btw, 出来以后才发现原来很多人都不开心,都是凑合着过

我的邻居小孩六岁,原来跟妈妈,后来爸爸打官司争取到了小孩抚养权。
你也努力一下吧,这样的妈妈很可怕。
加油,这个世界好女人还是很多的。

法庭不会有人问孩子的吗?新加坡离婚案,是有人会问的:爸爸或妈妈,你想跟谁过。
然后,2个孩子,原则上不会让他们分开,这是心理上的照顾。父母已经分开了,熟悉的另一个家庭成员,不能再分开。
楼主,想要孩子就行动起来,找好的律师和私家侦探,收集证据。
不过,带着2孩的单亲爸爸也是没有那么容易找另一半。
你们其实也不是特别大的问题,主要就是太太被人挑拨离间了。你们试着找婚姻辅导,也许还能挽回。
她在婚姻中做得很不对的地方,由中立的专业人士说出来,也许还会有点用。

不过,看她这么喜欢晚上出去跳舞,可能主要是嫌弃你在肉体上的吸引力。这就无解了。

多谢鼓励,我也一直在坚持,我的律师感觉中规中矩,她的律师很aggressive,总是不断的发律师信,然后我们这边就回应,来来往往感觉就是在原地,什么都没改变,只是两边律师都在收钱而已,而我因为小孩子不在身边,本来两个小孩跟我最亲,现在变成她的律师信里面说两个孩子说我是lier,不想跟我video chat,本来法院3月份hearing结果是要有direct contact和indirect contact, 就是周末我可以带孩子去一位mutual friend家里,周三可以video chat,但执行上非常困难,direct contact 一次都没成功,她拒绝我带孩子去我们的mutual friend家,我们那朋友本来好心帮忙,但搞得非常尴尬。 video call 一次不如一次,每次都是感觉孩子拿着笔记本,她在后面站着,都不敢说话,而且在她怂恿下,孩子太小,总是更想玩儿电脑上面游戏,所以每次聊天都是几秒就挂断,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后来在finance disclosure里面发现她在年初的几个月期间竟然买了32个iPad付费游戏给孩子玩儿,真是为了allienate
我什么都可以做,本来在我的教育下俩孩子学习成绩特别好,游戏也玩儿,但付费的只有mine craft,还是限制时间,其他时间都是和我玩儿乐高,但现在看来孩子基本是荒废了

我一开始是抱着跟你一样想法的,想法庭至少见见孩子,那就什么都明白了,那些谎言全都露馅,孩子肯定要说跟我,但这边根本不见孩子

我不觉得她做事做到这个地步她可以回头,我也不可能再跟她复合,真是极品。在我之前她还有一个,当年离婚的理由是嫌那位那方面不行,但这方面我还行不瞒您说,她出去跳舞觉得是工作压力大,职场尔虞我诈太多,我想她也吸收了太多那些负面的东西,而且随着工资薪水越来越高,我们的价值观不一样了,她更向往上流社会,名啊利啊,跟她爸妈一样,但我不太care这些东西,我就喜欢陪孩子看他们成长,结果现在孩子被夺走,辛辛苦苦一手造好的房子也被占了,这年头真是没法说

她总说我们没什么共同语言,没错,我们聊不到一起去,她说我上别人家跟别人能聊半天,回来没话说,的确啊,我能聊经济,军事,政治,IT,花鸟鱼虫,diy,盖房子,八卦都行,但这些没有一样她喜欢啊

很多年前,在国内,我爸妈离婚,我被法官问,跟谁? 我一个都没选。。。。

第二次hearing,
三月初,我们第二次上庭,这次在法院突然看到隔壁老奶奶陪着她,我心里咯噔一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位隔壁老奶奶我帮她做过好多事情,竟然她也是在其中。她说过她离婚3次了,看来是军事角色,经验丰富,怪不得没事儿总上邻居家一坐就是半天,背后没少议论我看来。第二次我的barrister请的不怎么样,来晚了,而且感觉功课都没做,说话也不sharp,对方又带了好几个,阵势强大,庭上又开始捏造更多的allegation攻击我,结果就是法院说要CAFCASS 完成s7 report, 然后周末的contact变成需要mutual friend在场才行,就是说我需要到一个朋友家带孩子,但执行上非常困难,direct contact 一次都没成功,她拒绝我带孩子去我们的mutual friend家,我们那朋友本来好心帮忙,但搞得非常尴尬。 video call 一次不如一次,每次都是感觉孩子拿着笔记本,她在后面站着,都不敢说话,而且在她怂恿下,孩子太小,总是更想玩儿电脑上面游戏,所以每次聊天都是几秒就挂断,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后来在finance disclosure里面发现她在年初的几个月期间竟然买了32个iPad付费游戏给孩子玩儿,真是为了收买孩子和allienate我煞费苦心啊,本来在我的教育下俩孩子学习成绩特别好,游戏也玩儿,但付费的只有mine craft,还是限制时间,其他时间都是和我玩儿乐高,但现在看来孩子基本是荒废了,眼睛估计也够呛了

如果你说的全部是事实,接下去要孩子会异常艰难,她就想让你净身出户,之后再利用小孩在你这边搞钱,在她眼里你就一工具人,榨干为止,至于有多少会用到小孩身上,不得而知

处理在英国的女无赖,大多数人都无解

这样子是烧钱啊。律师快乐得不行啊,巴不得所有clien都象你们这样,财源滚滚来。
人家的家事也不好说,往往离婚,或分手才真正看清一个人的嘴脸。
人的贪婪和自私真的很可怕,还是更喜欢狗的世界。
该做啥做啥,该睡睡,该吃吃,养好身体,赚好钱,握紧拳头,猛力回击。
这样的离法,离个一二年也说不定,做好心理准备吧。
为什么大人的错要让孩子来承担?千万别让小孩有童年阴影。
为什么就不能好聚好散?毕竟夫妻一场。

从那开始,video chat只有1秒不到就挂断,周末也拒绝让带孩子去朋友家,然后就lock down了,更给了她十足的理由不能看孩子, 就这样我和孩子的联系就断了,5月份,终于等到CAFCASS interview孩子,那个case worker跟俩孩子聊完马上给我打了个电话,跟我讲俩孩子是她认为非常少见的聪明孩子,他们都很想我,而且也不想video的时候有妈妈在场,他们觉得很不comfortable,那个case work跟我说她会要求妈妈不可以在场,而且希望我们两个要尽快停止dispute,好让孩子恢复正常,不要受到更多更大的影响,说实话,我那天觉得有点希望了终于。那天也正好是老二的生日,也是我应该video call,那天的video call是有史以来而且唯一一次妈妈不在场的跟孩子讲话,讲了半个小时,真的太久孩子没有这样机会跟我说话了,不断的跟我说,给我看这个给我看那个的,直到厨房那边孩子妈妈使劲喊过去吃饭才中断,我能感觉出来她怕孩子又白被收买了,小的那个容易,一个冰激凌或者玩儿游戏怎么都行,大的是真的很懂事,跟我最亲近。不过那只是昙花一现,从那以后一次不如一次,她总是想方设法的不让孩子在video call里面,大多数是老二,老大被安排去补习,很不出意料,老二就惦记着玩儿游戏,上来就挂断,直到6月份底,她发律师信,就连video call也被终止了
未完待续。。。

你真是明眼人,说的太对了

另外她还是博士,又有律师加持,“歪理”肯定一堆,方式方法也是一堆,法官都不一定有她的智商

如果已经没有胜算,能不能看看其他路径,比如你干脆“无”收入一段时间,炸不出油花,可能会放手,也只能赌一下

是啊,就连她爸妈也总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可说人话不办人事儿的就是他们,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也是他们,真的,十几年的婚姻还不如几个臭钱,她爸妈最经典的话就是去年底跟我气哼哼的说,你赶紧交代,把这么多年我女儿工资比你多那些钱算清楚
三年前我们去约克holiday,在酒店游泳池就我们一家,我带俩孩子在池子这边游泳,她自己跑另外一边练仰泳去了,我突然发现她在那边呛水了要溺水,我这边什么也不顾就过去把她救起来,我游泳也不好,搞的自己差点没淹死,救过她一命又如何?

我有想过,因为finance这块她更无耻,她竟然要求要几乎全部的房产portion, 并且我每个月付给她2600英镑的spouse maintainance,要知道我每个月除了欠债 (一会儿细说)之外还要付children maintainance将近900英镑,还有更无耻的我下面继续说

不知道楼主的孩子今年几岁?我认识的一对夫妻离婚的时候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不过我跟他俩不是非常熟,有些事情也是听来的。孩子最后跟着爸爸了。当时女方也是请了律师,说是家暴啊各种(谎言吧)。男方跟楼主很像,对孩子非常好,也是主要陪孩子的大人。最后孩子天天哭着闹着要跟着爸爸,孩子跟学校老师说因为自己的妈妈撒谎,导致了把爸爸赶走了,他很想念爸爸,又打电话给警察,说想念爸爸,说爸爸对他很好,但是已经离开了,警察觉得有些不对劲,叫了social worker上门访问。孩子们一看social worker 来了,大哭着说要跟着爸爸。最后在案子没最后判决的时候,因为孩子的行为给翻案了。最后孩子们跟着爸爸了。大的10岁,小的8岁。